首页 > 新闻中心 > 环宇·大咖说丨莫道明:景区赋能的创新实践

环宇·大咖说丨莫道明:景区赋能的创新实践

2022-03-11 10:06:34 作者:admin 来源: www.huanyu1992.com

 


文旅领航者第三十九期:

嘉宾:莫道明教授——广州天人山水造园人、昊源集团董事长


在发达国家,像莫道明这样的智库投资人一般被称为“学术实业家”,莫道明说,“我心中的中国梦,就是更加理性有序的中国。”秉承着“国际视野,中国情怀”,他把“独立、客观、有效”作为公共政策研究院的核心价值。


(本文篇幅较长,根据嘉宾语音编辑文字,直接摘录,完整分享,干货满满,10000+字预计阅读需要25分钟,建议收藏阅读,阅读往期干货,期待未来分享,精彩不容错过!)



各位文旅行业的同仁晚上好,我在寻找自己生活方式的过程中,很荣幸地加入到领航者的行列,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因为从本质上说,我是一个实践者和探索者,应该说是跟行人。我既是一个文旅新人,也是一个文旅老人,这是我第一次做景区,天人山水景区也是年前才建设完成的,但在这条路上,我已经走了八年多了。今晚在这里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八年多以来的实践、探索与思考,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的心路历程,所以今晚的主题词是“创新实践”。



打造成天人山水的过程是一个赋能的过程,也就是景区赋能的创新实践。我会分成三个部分来跟大家分享,首先第一部分——文旅的新视角,这是我以文旅新人的角度来分享的。


未知.gif


我们每一个做文旅的人都知道要定位,景区怎么定位?我先谈谈我对定位的理解,文旅项目的主角是人,也就是景区的客人,所以对客群的研究,我是摆在首位的,也就是说你必须在做定位、做客群研究的时候,要把人研究透。


那么我们就要来思考几个问题,第一,你准备把景区做给谁来看、谁来分享、谁来体验?第二,来体验景区的人,他可以有什么收获、他将获得什么?第三,游客来了景区一次以后还会再来吗?第四,他们来了以后,愿不愿意去分享给他们的朋友、或者带其他朋友再来?


在思考完这几个问题之后,你还要问自己一个问题,因为做景区是个长久的事业,那么未来潮流的变化会不会对你的景区产生动摇?而你的景区又是否有如此长久的寿命?这个你也必须去思考、去为自己解答。在做客群研究的时候,需要研究你的客群未来行为变化,会不会对你构成不断要更新迭代景区的压力,要从这些方面来考虑景区的定位。



未知.gif

我根据客群的体验定位深一层分析,把景区分成四类,这个分类方法并不是按照旅游学的理论或者景区的理论来分类的。


第一类是视觉与味觉的冲击与享受。我们知道,由于所有的景区都是因人而起,客人来到景区,我们要满足他六感的第一感,也就是视觉感受,如果一个景区对视觉没有冲击力,那就没办法把客人吸引过来,所以第一个关键就是视觉,我们要从现在和未来的角度来看待。大家知道,如今的现代社会年轻人,或者说全世界的社会消费行为变化是在当代发生的并可持续的,当代的特性就是理性和简约。也就是说以一种艺术化的简约来处理,身处的家具、服装和消费场所。因此,景区的打造也一定要围绕着现代人的简约审美和当代艺术来展开。我们用大地艺术来作为景区打造的基本底色,所以一踏进天人山水的门,你就会发现我们连树的选择都是有艺术化的,整一条动线都是用艺术的表现形态来呈现的。



对于做大地艺术的景区,我们一定要有另一个思维的角度,我们必须要明白造园与城市绿化的差别。如果把一个景区的园艺让城市的设计师或者是楼盘的设计师来打造,会落入同质化的困境,跟别人没有产生差异化。那么造园与城市绿化究竟有什么区别呢?造园是要对自然跟山水精神、花草精神之间有深刻的理解,才能使你造的景与自然融为一体,那才是大地艺术,造园在选树、堆土、石头的堆砌、造型和树木在一年四季变化,当没有了花期的时候,它仍然是一种值得你欣赏的植物,或者是一个艺术品,这才叫做造园。花期总是有限的,如果仅仅是一大堆花草的堆砌,当不是花期的时候,你的景区是怎样的形态?是不是仍然是一种艺术品呢?所以,当你没有产生对自然与山水精神、花草精神的深刻理解,它们就只是花草苗木的简单堆砌,花期过去了,便失去了观赏的意义。


而另一方面就是味觉,现在绝大多数景区,都不是特别重视美食给人们带来的感受,现代人出游的一大特点就是对吃比较重视,那么往往大多数景区都只是把吃作为景区的配套,没有把对味觉的冲击也纳入景区的设计之中,没有留下味蕾深刻感受的做法来打造园区美食,仅靠美食就能把我们跟普通乡村游拉开距离。



因为我们有一个误区,就是乡村跟城市是一种截然的不同的感受,想让人觉得越土越好,这个想法已经过时了,城市人到乡村之所以能停留下来,他不会减弱在城市相对精致的生活质量,把城市的精致生活带进我们乡村游里面,让游客来到乡村不仅仅能体验到清新空气、青山绿水,还能感受到他在城市的精致生活没有丝毫减弱的,是一种叠加,而不是一种排斥或者矛盾的二元对立。当你到了乡村以后,可以享受到农村地道的材料、农村的口味,但是它的呈现形式、烹饪方式还是城市比较好的厨师,根据环境、材料、人文生活调配出来的。


当然,它的配套也包括了住宿,不仅仅停留在一简单的民宿,这样你才能留住客人,把美食、住宿跟人家拉开距离,你就可以让你的客群在视觉的冲击下,在美中去享受一种精致的生活,结合了空气、水和食品原料的感觉,这就是第一类。单一种类型的景区应该是很多的,但是如果把两者用艺术化和味觉同时进行冲击,所叠加的景区是少之又少。



第二类我把它定义为美与爱的心灵感动,这一部分主要是讲我们在六感里的眼、耳、鼻、舌、身、意,这最重要的体现在服务中,这样能够永远地在游客的脑海记忆里面,巩固了对景区的粘合力和长期有回头客的一种感受。我们为什么把它归为美与爱的心灵感动呢?当一家子搞亲子游,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明白它的重要性,如何让一家三代人都能找到各自的喜好,这个是一个难点,因为孩子喜欢玩的,通常父母都觉得很枯燥,而父母喜欢玩的孩子觉得无聊,而对于有一些行动的不便老年人来说也不能让他们获得很好的体验。那么如何通过一些服务把一家人安排好,各自可以玩各自的,然后到吃饭的时候又可以汇聚在一起?在我们天人山水有研学班,可以把不同年龄段的人安排好,老师就可以带着孩子去玩,婚姻家庭觉得已经成为爱情坟墓的时候,又让他们对二人世界的爱情产生一种回望、守护,景区的服务就会给他们感觉到是一种非常好的体验,而且我们还会配备专门陪老人去游览公园的线路,给他们去做服务。即使是一家三代来游玩,仍然可以感受到很轻松,三代人都有各自的乐趣,都有各自的服务支持体系,所以我单独把它分成一类。



在这一类的设计中,禅意的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企业家、文人,来到这里都有直接的心灵感动,他愿意静下来,愿意真正的去体验你的一草一木,让他获得人与自然环境之间的互动关系。


有一次,有16位企业家到我们这里参加活动,组织一个座谈会。那天晚上我亲自带着他们走在溪流边,去观赏没有光污染的夜,去听听宇宙的声音。当大家在静默20分钟之后睁开眼睛的时候,远处传来悠扬的音乐声,是中国古乐的弹奏,我们问每一位同事,他们有什么感受,刚好有一位企业家说,假如月亮有玉兔跳下来,那会是什么样的意境?此时有另外一位企业家就问,你是在想嫦娥吧?这个时候,远处隐隐约约的灯光之中,走出来三个美女,一个拿着琵琶,一个拿着古筝,还有一个拿着长笛吹奏着过来,让所有的人都觉得吃惊,所以到后来,这些人都会带一大批人来,希望我们有类似的情景,但没有一次会是重复的画面。这是我举的一个例子,就是说客人过来了以后,我们给客人对美的陶醉进行引导,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当然我们在精致的打造中,我们的一号谷的茶室可以入禅,这是非常好的场所,所以给大家这一类的心灵的触动。就像我们很多人为什么喜欢去日本旅游,他们在造景的过程中,会把你引导到这样一种情景中,可以是茶室、青苔,可以是流水,也可以是造景,当他跟溪流与景观产生联系的时候,自然会赞叹它们在眼里是这么的美。


第三类就是文化与历史。讲到日本的旅游度假景色打造,我翻阅了从顾恺之的三幅代表作,一直到宋代的山水画,我去寻找这种山水精神的文章及绘画表达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现在的榻榻米,日本在用的它们的禅意,草席的地面,还有园林景观全部在中国历史的山水画里面都有,这是中国的,不是日本的。也就是说,当我们去翻阅中国历史的审美的时候,是中国原来就有的这些景观表达,因为去寻找这些景观表达的时候,是在我们中国的山水画卷里面的,文人早就把它画下来了,只是我们现代的人没有去追寻。那么我就是根据这样一条线索去寻找的,稍后我还会讲到为什么明清之后,中国没有出现一个令人惊叹的园林。



我翻看了从中国的“山海经”一直到我们现代,在各个阶段里面他们的代表作品,因为东晋开始有了顾恺之的画,有了陶渊明的田园生活的意境,而这些意境现在很多人都把它叫桃花源,有非常多的景色打造,我们的山水画都已经有了很好的表达,所以我把这种文化中的所有元素再延伸到我对园区景观的打造,在这个过程中,把整个人类简史与中国山海经开始的整个意境都潜移默化地注入整个园区,用现在的当代艺术来呈现它。


更多的我只是把这种文化与历史作为补充和植入,而对于分类来说,这一类景区更趋向于我们的历史古迹,作为文化与历史的景区,那么这种打造国内已经有很多了,按我在景区定位分类,更多的是把它作为风景名胜、历史名胜的范畴。



第四类则是刺激与娱乐,更多的是指包括了迪斯尼、环球、长隆等景区,他们更注重的是用主题景区,这类的景区就不是我在打造里面的专长了,所以在这里我就不单独展开来讲,我想在座的人比我更加熟悉,我个人还研究得不够透彻。


那么这四个分类从本质上来说跟我们的生活方式不是割裂的,作为景区的打造,如果脱离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去寻找像庄子那样避世的一种,应该不是我们作为打造景区的重点。回到人的生活方式里面,我把景区归纳为一个有美、有趣、有学习提高的收获,最后就是做到它有价值,实际上就是它的主题,这是我对景区定位分类的一些想法。



谈完了景区的定位分类就要做战略选择了。什么叫战略?战是一种选择,是取、是我要干什么,而略就是省略,也是放弃,所以是取什么放弃什么,当然“略”也是策略,是应战的方法。那么做景区,你就要选择了,因为面临的东西很多,我们怎么取怎么舍,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在做景区投资也好、建设也好,来分清我们定位的时候,如果什么都想要,可能真的会变成六神无主,一个在国际上能够存活下来几十年以上的景区,我不是指天然的风景名胜,而是新建设的、有名的景区,它一定是围绕着自己的核心选项去打造的,而同时跨越的是非常困难的。



我分享一下,我在取和舍中,天人山水是怎么做的。我先来谈一下我的初心,我们总说要不忘初心,实际上在开头的时候,我就说是在追求一种生活方式的过程,也就是说我自己要待在那里过我的一生,或者过我的后半生的话,我想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景区,我是带着这样一种思考来做景区的,永远把自己置于其中,我能不能获得这样一种感觉。


在我们中国,每一个带有文艺情怀的,或者是有点文化情愫的人,他都有一个理想家园的追求,我想每个人都会有,因为从童话故事里面,从我们的学习经历里面,我们都知道老子、陶渊明,从历史的演变来说,老子最早提出了人类的理想生活,他自己在道德经第80章里面,讲的就是小国寡民,这是老子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再到大家听得最多的自然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还有孔子的天下大同,再后来到康有为,这些话题离我们都比较远,但是中国文人确实有一个桃花源的这种理想家园的追求,从本质上来说,它要解决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被人际关系所纠缠,想逃避喧哗与功利,想获得自由,这是人性,要选择一个地方,能够满足自己。



那么你建设的区域,或者对客流量的设计要把关系处理好,如果你建设景区能够提升一点,既解决了人去逃避人与人的干扰,又能够满足一定的人际交流,你的构造就可以建设成为一个平台,所以我们怎么样去构造这样一个真正像桃花源的景区。那么究竟桃花源是怎么样的呢?除了陶渊明在文字上写了桃花源记,实际上很多人用了这个名,却不知道他的本质,不知道它的表达形式,我在翻阅中国历史尤其是山水画的历史的时候,可以在宋代山水第一人李公麟的画中,描绘了当时的整个桃花源,也就是陶渊明的归隐图,这里既有文化的沉淀,又有中国古代造园的表达,所以我们找到这个系统,把它进行再造。


当然,讲到桃花源的时候,我们一定忘不了一个人——苏东坡。桃花源跟苏东坡有什么关系呢?苏东坡最崇拜的就是陶渊明,他非常敬重陶渊明,这两个人一个代表宋代,一个代表东晋。他们在表达的时候,他们之间的互动关系是什么呢?陶渊明是中国田园诗人、田园生活的一个标杆,而苏东坡是一个多才多艺旷达的文人代表,所以我们就在打造园区时让他俩对望,以宋代的山水又打造了一个宋代的园林。



这样就把一个初心作为理想家园,以田园生活、家园追求为景区初心,打造天人山水,所以它本质上仍然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表达,通过让客群真正获得对于田园生活,在贯穿历史里面去感受,同时又用当代的手法,因为我们也回不到之前的时代里,那么就用这样一个概念来打造贯穿,而且思路都没有变。


第二点,我来讲天人山水在实践过程与战略选择的时候,要去对标的东西。因为我们在打造景区的时候,会寻找有哪些可以进行对标学习的景区,然后分析对标园艺园林、对标景区的优缺点,我们可以通过分析典型的案例,来寻找里面成功与未来的方向。


回到我们刚刚提到的问题,为什么从清末到现在,我们没有杰出的景区?大家都知道中国历史上有四大名园,最著名的就是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这两个是清代皇帝的御花园,后面两个是拙政园和留园,都是苏州园林的代表作,最早也是明末的,到清朝中期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我想跟大家互相思考一下,是为什么呢?之前是有战争等各方面的影响破坏了,但为什么到现在却没有了呢?



一个新的景区打造还是离不开客群,他的变迁、审美,或者说生活方式的雅俗历史,也是我们中国景区变化的历史,是中国人审美变迁的历史。从政治上的层面来说,它也是一个国家的兴衰史。我们要知道,在去年国家已经宣布了全面实现了小康以后,人们在追求生活质量、工作质量和生活方式上有本质性的转变,而这种本质性的转变就是人均的GDP到达12000美元以后发生的,这是世界发展的经验告诉我们的。按照今年初步公布的GDP数字,我们人均GDP也超过了世界的平均水平。如何把历史与我们的审美、与我们生活方式的变化结合在一起,便是我思考“取和舍”的关键。


之所以没有出现杰出的景区,我把它归为五个方面的可能原因,除了战争状态,现在这样一种转换,在改革开放之前,大家都是很艰难的,所以没法打造,因为要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我们也不谈这段历史,应该说从近期的历史来说。


第一是我们的地方政府与地产商。地方政府在我们园区的建设、景区的建设上确实有极大的积极性和冲动,但是他们更愿意以大集团地产商的方式来去打造,甚至作为招商引资的幌子去做,而地产商也乐意投进怀抱,给他有借口勾地,所以不是为了造园林、造景区,而是为了做房地产而做景区,景区就变成了一个很容易被作为过渡、可有可无配套,或者是城市绿化、房地产楼盘绿化的遮羞布。而乡村振兴呢,不是普通的乡村,因为古人的乡村是要有文化才能做村长的,而现在不一样。所以这种互动的结果,也就不可能造出特别创新的景区,“乡村振兴”都大同小异,所建出来的景区也是大同小异。


第二是理想与资本的矛盾。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大多数文旅同仁们,应该都是有理想的。对于理想,我个人是这么理解的:它是一种自觉的、在你血液里面流动的,是你日思夜想去追求的东西才能称之为理想。而这种理想往往我们很多人是会被现实所束缚的,而且受到资本的约束,比如说我有理想,我可能没有钱,当然现在社会我们看到马云、任正非等当年就是一种理想,也可以找到资本,它的开放创新,我想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有这样的机会,因为资本市场已经发达了。应该说更多的人是缺少对理想执着追求的精神,只有对理想的执着,才能做出真正的景区。大家可以看看出名的景区,去挖掘一下它的创始人,除了皇家园林之外,因为皇家园林是权力和资本的结合品,它可以找到各方面很精尖的人才,这是在我们的事业之外的,我们不可能重复。我们来看历史上四大名园,除了两家皇家园林外,另两家的拙政园和留园都是由当时非常有才有钱的文人官僚、才子创造出来的。


我们再来看一看国外,比如英国的切尔西花展、加拿大的布查德花园,都是创始人用自己真正的理想和热爱所创造出来的,所以成为了传世经典。我们也看到日本的很多经典,比如京都的虹夕诺雅。日本的很多景观都是用工匠精神打造出来的,如果没有用这样的精神很难去打造一个成功景区,起码我没有看到过,能够获得绝大多数人认同的景区目前还没有出现,在世界上也是如此。



对文旅被利用的后遗症,我想大家在座的,包括一些老板、投资人或者是我们的职业经理人,都应该有所警醒,因为我们被利用。大规模的开展乡村振兴的事业是伟大的事业,但地方政府为了追求面上的高大尚,都用职业的城市景观设计师,结果都大同小异,就是引入了一批投资,除了政府补贴,政府自己投资的之外,就是地产商大量的造景,后遗症就出现了。景区之间互相降价,低价竞争,互相踩踏,然后职场大甩卖,让我们的很多高级管理人员、职业经理人被耽误。大家都带着一股热情,但是由于这样的后遗症,使到现在的金融界一听到文旅项目个个都避之不及,整个社会对文旅项目好像都很看淡,这就是对景区后遗症、对文旅项目被利用造成的,因为都用恶性的低价竞争,没办法提升客流,甚至用免费景区来导流,大家就都疲于应付,实际上对这个行业来说是个伤害。


第四个原因跟我们审美其实也有很大关系,因为高级景区或者打造的很漂亮的景区,它要面对的是顾客对你的欣赏,这跟审美有关,我们一定要相信美的东西始终都在,它要有视觉的冲击,需要一个教育、互动的过程,所以这个历程会比较艰难。人们愿意去吃一顿饭,愿意去喝一瓶茅台,而不愿意看一种创新的艺术,这也是我们当今一个比较畸形的消费类别,尤其是我们的男同胞们,我们的很多女士已经有这个要求了,所以我们男士也要迎头赶上,需要再对审美做一些提升,包括生活方式,这也是一方面的原因。所以,对于我们游客的教育,我们与游客的互动,我们愿意在这里面去做一些尝试,给他们做一些感动。



接下来我谈一下,疫情下的裸奔。


我个人认为,疫情只是导火索,不是我们景区衰落的本质性原因。前面讲到,为什么没有出现让人流连忘返,或者让人记忆深刻、惊艳的景区,这本身就是一个本质性原因。疫情只是把这一条遮羞布给撕开了,撕开了以后我们就要反思并急起直追,疫情后或者后疫情时期会是怎样的一个机会呢?这个市场已经觉醒了,因为追求生活方式的机会已经来了,要对自己好一点,生命无常。我想很多中产以上的人应该都有这种觉悟了,起码疫情把大家都打醒了,醒了就是个机会,所以我们如何满足这样追求一些高品质的人的需求呢?我们作为文旅人,有一批人来创造出一些作品,对整个社会审美教育的提高、对生活质量的提高,是有着极大的意义的。我觉得确实是一个大机会,是一个风口,这个风口可能就在明年、后年。要有思想准备的是,旅游消费水平一定不可能很快回到2019年,因为人的生活方式经历了半年以后马上又恢复是不可能的,而且疫情已经两年多了,大家宅惯了,旅游的消费指数一定是难以恢复到2019年的,从出国游跟国内游的总量统计数来看,只是国内游的人数下降,大比例出国游的人数是没包含在内的,把这两个数加起来,实际上它是消失的。所以疫情后即是个机会,但不能冲动,因为它是逐步恢复的过程,不会突然暴发,疫情没有了就突然暴发,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弱的,但会有快速的增长,我们也要有一种预期,如何抓住这样的机会,对于景区的改造提升,我觉得是应该是值得我们去做深度思考的。



对于天人山水实践的过程中,最关键的还是团队的建设问题,也就是创始人跟团队共同的行动力与执行力的选择。


在各行各业都同样面临着这样的一个问题,谈到企业文化,我相信这个概念大家都听惯了也都听腻了,我用一句数学表达方式来形容什么是企业文化,主要是核心团队共性的交集,就是大家的性格能够重叠在一起的那一部分,就叫做企业文化,汇聚的最大共同点,就是为了景区建设的共同点越多,这个团队就越有战斗力。如果游离了,那就必须离职,就已经不在这个银河里面了,如果融进去了,这样团队的战斗力才会不断上升。



而贯彻企业文化,就要看团队对工作的热情与投入的程度,要寻找一群在打造景区,从底层客群、定位、战略再到执行团队,是最不容易的。我的景区设计全部是全球的设计机构,他们义务来帮我做了大量的工作,给我们提了很多国际上的建议,有六个队伍来帮我做草案规划,大家会想请了六个是不是很贵,但是除了他们的差旅费和食宿是我出的以外,没有付过一分钱设计费给他们,就是一个理想感动了他们,他们来帮我做的。做完了以后,我自己的设计团队第一批设计师是山水画家,而不是景观设计师,也不是建筑设计师。全部是由山水画家一边写生、一边设计出来的,把建筑跟山水之间的关系,把山水精神找出来,所以我的景区里没有两栋建筑是重复的,而且它们跟山体的构成的比例关系是构图来进行构造的,这样的团队选择从切入点来打造的山水文化景区,包括施工团队的打造,我用了大概有12个施工队伍,一边施工的时候,一边淘汰,一边选择,我的主要造园工人平均年龄62岁,全是老工匠,他们以此为乐,景区的摆石、堆砌,都是这些老工人,以工作为乐来打造的。也不是12个队都能做得到,只有两个队可以真正做得到,后期还有部分施工队没有达到理想的精华,还得去修整与筛选。由于这种追求,可以让一些国家级的园林大师参与进来,他们是很愿意,也很自觉进行的。



好的景区是由这三个体系共同努力的结果:投资甲方、设计师、施工队。因为每块石头不可能按照设计师做得一模一样,所以不是所有的都能够完全按图纸施工的,就算是标准化的东西,每棵树都有它的特性,每块石头都有它的特性,这个工匠需要对甲方和设计师的意图要有深刻的理解,所以这是一个全面打造的团队。而运营管理的团队,则是另外一种挑战,整个运营管理主要在服务的意识。我们国内的很多人是把工作当成一个谋生的手段而已,享受工作过程的员工很少。我们知道香港的人工很贵,日本的人工很贵,你会看到他们下班的时候有一个现象:如果主管或者上司没有走,下面的员工都不敢走。而国内的人到了下班时间巴不得早一点走的现象是非常普遍的,而且走的时候也没有问一下上司可不可以走。


真正的热爱是把工作当成一种享受,用工作去感染你的所有游客。我作为老板,在整个园区施工的三年期间,我每个礼拜都要待三到五天在工地第一线,而且就住在那里,跟员工们打在一起,所以大家才会有这种精神去打造园区。服务体系也要有这种精神,这在团队建设里是非常困难的。是对我们新进入行业的难点,也是筹建期最难、在团队建设中非常难的过程。



IP的打造是景区的核心,我刚才在谈定位的时候说到一定要研究客群的未来变化会是怎么样的,那么如何保持景区不是昙花一现,热闹一阵过两年就完了,没有人去了呢?这个就要靠建立长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也就是说你在打造景区的基础上,一定要考虑你的IP是怎么样建设的,这个必须在定位时以及往后都要思考清楚。不是说做做文创产品就叫打造IP了,这是两个概念,因为文创产品其实只有一丁点表现力而已,对IP的打造是跟随着整个景区打造的全过程的。IP的打造是景区打造的核心,除了迪士尼、环球影城,我们可以看一下切尔西的发展就代表世界最高水平的插花艺术,它的会员体系,基本上包含了欧洲的绝大多数贵族,它的发展已经有好几百年了,更换了多少代,但是它都永盛,它的标志就是插花,所有花艺都是要从那里出来的。我们可以去剖析一下布查德花园,一年四季小小一个花园,它一年的游客达500多万人,加拿大下雪有雪景,堆土束花,当花凋谢了,它的树仍然是艺术品。你去欧洲,它的街边的路就是艺术品,你看起来很自然,但它是个艺术品,它有修剪,修剪艺术可是一门大艺术。可以这么说,他们都是有IP的,这种IP就是它长期的核心竞争力,有了这些IP,常年经营的核心精神不需要去做太多彻底的变革,当然它会随着潮流时代的变化与审美的不同,作适度的修整,并且保持修整,因为树木花草的一年四季呈现了不一样的风貌,都值得游客去看,每个人来四遍,那都不得了了,四个季度这景区的呈现就变四次。



所以,我还是建议做任何一个景区,一开始就要有这个思考。



最后我来谈谈我的困惑、期待与坚守。我的困惑是什么?做一个景区不可能是一场造富运动,但很遗憾的是,前些年景区被当成造富运动的一个介质,结果是怎样,大家现在看得一清二楚,这也是疫情下裸奔的结果。现在大家好像都说文旅成了一个坑,究竟是地产商害了文旅,还是文旅害了地产商,我想是母鸡与鸡蛋的关系吧。


第二个困惑是景区很多,人才也很多,但是具有逻辑底层思维的将才很缺,如果是有底层逻辑思维的人才,有产品思维的人才,我们是非常欢迎的,我们求贤若渴。


第三个困惑是文旅企业在疫情下很困难,但是我们国家目前却没有对文旅企业的救助机制,希望景区协会可以向政府呼吁,作为一个从业人数庞大,而且对中国生活质量提高、改进这么关键的行业,而国家在疫情下,没有什么特别的救助机制,使得它是十大最悲惨的行业之首位,这也是我的一个困惑。



那么期待是什么呢?中国的人口基数大,如果按照国家给出的数据,我们的中产阶级大概有三到四亿,中产阶级那么庞大,相当于美国、日本和欧洲中产阶级的总和,当他们在解决了温饱问题,转向于追求生活质量和生活方式的转型过程中,这个机会应该是得到提升的,如果哪个景区能够冲出来,不一定是新建景区,可能是我们传统景区的改造提升,那么朝什么方向走,我想这个机会大家是不会错过的。从到此一游到沉浸式的转换需要什么?我想这对我们这个行业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风口和机会。


第二个期待就是景区一定是长期资产,而且做好了也是一个常年有收入的资产。预期回报一定是周期比较长的,谁也不要想景区上有短期的暴富。作为景区来说,形成IP便是你长期竞争力的优势,不容易被取代,大家对做高科技的也不用太羡慕,因为他们的生存周期更短,容易被覆盖。他们是一个摩尔定律,几个月一代,所以他们也疲于奔命,相比我们文旅人还是更疲惫的,我们的幸福感要比他们高,因为起码我们生活在景区里面,工作在景区里面,这也是一种坚守,就是我们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跟同行们一起守望春天,守望一个更好的未来,谢谢你们的倾听,谢谢大家!


原创:莫道明

特别感谢天人山水团队:林子建、邵平、区华品

主编:郑荣翔

副主编:邓金平

本期主持人:邓金平、孙嘉薇



©文章转自文旅领航者,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未知.gif

 

相关新闻

城市近郊游解决两个问题可以焕发新生命

0769-83364699

关注我们

我们的主要客户及合作伙伴

扫一扫
关注环宇文化科技

TOP

版权所有 2013 环宇文化科技 Copyright © 2013 BI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116923号 技术支持:北京彩满堂数字科技有限公司